牡丹江旅游
多图 镜泊湖畔访古镇
2019-09-15 776   来源: www.mdjtravel.com   作者: 八女投江殉难地

镜泊湖畔访古镇

在驰名中外的镜泊湖风景名胜区中,有一个令人瞩目的史迹区,它就是赫赫有名的古渤海国上京龙泉府遗址。

这个中世纪赫赫有名的大都市,一个相当于今天的英法等国一样大的国家,文化和经济均为当时世界前列。它的都城是仅次于唐朝都城长安的城市,当年就座落在距镜泊湖不足20公里的宁安市渤海镇的位置上,被列为全国重点保护文物。这是一个清代被称之为“宁古塔”的所在地;一个在清代被判决为“犯人”而被流放的所在地。历经了200多年的辉煌后,于距今1300多年前又突然消失了,如流星一样划过天空,连那道闪光也不能留下。

当外地游客大多驱车直奔向镜泊湖,同这座千年前的国都擦肩而过的时候,当游人们在秀美的镜泊湖上畅游的时候,或许会联想起我国东北同另外两个国家的界湖——长白山天池和兴凯湖。而在当时,这三个湖泊曾经完全属于渤海国的板块。

那一年夏天,笔者在参加镜泊湖一个笔会的空隙,有幸游览了这个差不多已经被人们遗忘的角落。

乘坐汽车从湖区出发不久,我们就进入了渤海镇。窗外一掠而过的是灰褐色的火山熔岩带,几万年过去了,火山喷发的威力依然触目可见。汽车转进村子时,渤海镇上空已经飘浮着缕缕炊烟,一位晚归的农人正赶着垛得山一样高的喂牲口的草车,大声吆喝着进村了,鸡犬相闻,邻里招呼,不久,一切复归于寂静。我们不知道白日里是一派什么样的景象,从现在的情景来看,这是一个安逸、静谧的山村。

如果不了解历史,匆匆的游人往往会忽略了这个很不起眼的小镇。是啊,怎能将一座人口不足千人的小镇与一座古都的兴衰牵扯在一起呢?但脚下这块黑土地,的确曾经矗立过一座森然的都城。

上京龙泉府又称“宁古塔”,事实上宁“古塔”本无塔,不过是满语的音译。满语数字“六”称为“宁古”,“个”为塔。相传清皇族先祖兄弟6人曾居此地,因此故名。有新旧2城,相距25千米。旧城位于牡丹江左岸支流海浪河南岸,今海林县旧街镇。康熙五年(1666)迁建新城于今宁安县城地。其地原为渤海故壤、上京龙泉府故址,距今县城35公里(今宁安东京城)。据史料记载,渤海国共传王位十五世,享国229年。曾五次迁都,而上京龙泉府为都时间最长,达160余年。

车停在了一堵高高的古城墙前,期盼的渤海上京龙泉府遗址到了。古殿的残垣、千年的古井、古建筑的石基,逐一展现在我的面前。面对一圈巨大的城墙根基遗迹,几乎所有的游人都很难想象出在遥远的古代,这儿曾经屹立过一座什么都城。至于为什么匿迹,全然成了现在这般荒凉景象,只能把猜测咽进肚里去了。

我们沿着通往各殿殿址的石路上寻觅着,尽力寻找一些证明当年盛况的东西,思绪中出现了昔日这里人来人往的繁忙景象。石路两侧原来宫殿之间的空地种满了黄花,花儿正盛开着,远处的老榆树如同饱经沧桑的老人沉默着。耳边又似有鼓角争鸣,金戈铁马,有身披铁铠的骑兵呼喊而来,蔽日旌旗转瞬间又化做了莽莽松涛和风声。

历史在这里深沉的思考着,历史在这里默默的诉说着……

渤海国是唐代我国东北地区以粟末部为主体建立的“海东盛国”,初称“震国”,后改称“渤海国”。在全国五个重要城市设立“五京”,分别是:上京龙泉府(牡丹江市宁安县渤海镇);东京龙原府(吉林省珲春市八连城);中京显德府(吉林省和龙市);南京南海府(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清津市);西京鸭绿府(吉林省白山市临江)。由于帮助唐攻占高丽国有功,唐开元元年(713年)接受唐朝招抚册封,使渤海国成为唐帝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巩固了唐朝的统一,促进了祖国多民族国家的发展。

上京龙泉府的渤海国首都由外城、内城、宫城三重环套组成,外城周长三十余里。全城由一条贯通南北的宽阔大道分成东西两区,又有10余条主要街道分隔成许多块区域,完全是唐朝首府长安的格局和气派。京城的北半部即是统治者办公和居住的宫城,城墙周长也有5里,内中排列着五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东墙外则是御花园,有湖泊、有亭榭、有假山。这座城市在公元八世纪到九世纪之间很可能就是亚洲最大的都市之一,当时不仅是渤海国的百城之首,而且是东北亚地区的贸易枢纽,把遥远的长安和日本连成一条经济通道。

从现在地面保留下来的遗址,还可辨认出当时上京城高大华丽的门楼、官邸、寺刹等,可以想象当年的繁华景象。古城址内的兴隆寺(南大庙),是在渤海庙地上修建的清代建筑,寺内的石灯幢、石龟趺和大石佛都是渤海时代的珍贵文物。石灯幢是许多大块玄武熔岩雕砌而成,古朴壮观,是渤海时期最典型的佛教石刻艺术品。古城遗址附近,还有渤海国的墓葬、窑址、桥址等。虽经千余年的风剥雨蚀,依然凝重剔透,巍然屹立,并成为渤海国辉煌历史的见证。遗址中的八宝琉璃井是一口很深的千年古井,是渤海国国王的饮水用井,历经千年不枯不涸,至今水量充沛、水质清澈,千年前的风采依旧。喝一口甘甜爽口,与先人同饮一井水,汲宝地之灵气,取先贤之睿智……

也许繁华到了极致就要凋零,而覆灭的瞬间定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时刻。

渤海国与契丹早有嫌隙,公元926年,契丹攻占了上京龙泉府,将渤海改为东丹国,把上京龙泉府改为天福府城,全境纳入契丹人版图。三年后,在别人的土地上建都的契丹人心存狐疑,忐忑不安,总感觉这个都城涌动着一股强烈的反叛的情绪。契丹人决定迁都东平郡(今辽阳市),强令渤海人随迁,这是亡国难民被迫远离故地的悲惨一幕。为杜绝后患,使渤海人彻底断绝回乡和复仇的念头,契丹人决定火烧京城府邑,“帝王宫阙、公侯宅第,皆化为榛莽瓦砾”。大火烧了半月有余,渤海国数百年的文明焚于烈焰之中。

据《辽史·地理志》记载,此次迁居辽东、辽西、昭乌达等地的渤海遗民总计九万四千余户,而契丹灭渤海后所得的103座城池在这次迁移中也多数被弃毁。“海东盛国”只留得“零落荒城对碧流”的下场,而渤海国的文史资料、文章典籍也被付之一炬,只留下宫殿、城堡和陵墓的废墟,留下瓦砾、箭镞和覆满红锈的铁器。繁华盛世,就在一夜之间复归于草莽洪荒。即使今天,考古工作者在清理遗址时仍发现一些砖瓦和石块被烧粘在一起,可见当时的惨烈。

渤海国被人们遗忘了,湮没于野蒿荒草中的是一片大火过后的废墟,足有七百年的光阴,除了唐史,文献上少有对渤海国的记载。灰飞烟灭的不只是一座都城,这个曾盛极一时的百年古都在毁于战火后,竟几成绝塞苦寒之地。直到1666年,康熙派人重新修建了宁古塔新城,成为流放革职官员和大兴文字狱后,文人志士的人间地狱,每每令江南人闻之色变。

千年前的人,千年前的事,只能从史书上寻找,从先人留下的一处处遗存中寻找,从先人模糊的足迹行踪中寻找,从民间传说中寻找。

……

据悉,上京龙泉府遗址的挖掘和重建工作正在积极进行之中,将会建成一个具有保护、研究、展示、观赏、游览为一体的“遗址公园”,地方政府也正在力图将渤海遗址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

但我更愿她继续寂寞着。人声喧哗会惊扰了沉睡的千年旧梦,那被烈火焚痛的古城如果有生命,她是宁愿不被惊扰的吧?

历史,曾经在这块荒凉的土地上做过一个有关城市的梦。但梦很快就碎了,醒来却是满目的荒凉。契丹人舞起的刀光剑影尽管能使渤海国的文明于一夕覆灭,但却依然没能改变他们自己的命运。

放眼寰宇,如今却又能到哪里去寻找那些、也曾蛮横一时称霸一方的契丹人呢?

欢迎浏览我的其他博文:

行程,美丽湘西补记之张家界

小吃 系列散文 七彩云之南5 风花雪月的大理

漓江一游

雾走三清山,旅游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