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旅游
充满俄罗斯风情的边地小城·白山黑水兜半圈之八
2019-09-20 1479   来源: www.mdjtravel.com   作者: 网站建设

从东宁到绥芬河,班车只需一个小时。那年在满洲里寻访中东铁路时,也把另一端的绥芬河记住了,心里盘算着啥时候要去走走。今天如愿以偿了。

与满洲里一西一东,绥芬河也是一座因中东铁路而兴起的口岸城市,如今也在中俄边境贸易中处于相当重要的地位。

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使绥芬河成为边境地区。1897年中东铁路开工,1903年建成。边地绥芬河因铁路迎来了发展机会,也由此深深地烙上俄罗斯文化的印痕。

此行绥芬河,其中目的之一就是看看老房子。

从东宁来的客车一下来,寄放好行李便直奔火车站。

充满俄罗斯风格的车站建筑耸立在铁路边,黄白的墙壁,蓝色的门窗,应该还是老样子。

候车室内悬挂着的乘警室牌子告诉我们,这座一百多年前的老建筑前不久还在使用。

绥芬河新火车站投入使用后,这座老站似乎被闲置了。但愿这座见证小城兴起和发展的老建筑能得到很好保护,颐养天年。

这里宽轨和标轨铁道并存,方便中俄不同轨制的列车通行。

绿皮的国际客运列车,正来往于绥芬河和海参威。一列列满载着粗大原木的货车,正从俄国那边驶来。

从铁路上可以看到中俄贸易的互补性。有钱了的中国,奢侈地买来俄罗斯大森林,弥补了国内禁伐后的困境。

网上看到一个消息,今年前8个月,绥芬河铁路口岸进口原木281万立方米,同比增长19%;进口锯材124万立方米,同比增长41.3%。我想像不出数百万立方的木材该是多大的体量,但眼前一列列的货车,让我知道,中国吸引木材的胃口有多大。

小城是座山城。顺着起伏的道路走去,车站外一座教堂耸立在前方。这是当年俄罗斯人的东正教堂。现在本地没人信奉东正教了,这里改为基督教堂向外开放。

旧城街道两侧,当年的俄侨学校,人头楼,大白楼,俄国领事馆……一座座充满异域情调的老建筑挨着进入视线。

在上海见过许多洋楼,在边地小城也见到这么多老洋房,让我吃惊,也让我对这个城市刮目相看。

看看铭牌,想想往事,心中感叹:中东铁路和这些建筑,既是民族屈辱历史的见证,也是中国被动开放、西方文明进入东北大地的缩影。

新建的街道,也很俄罗斯化。市内路牌、店招和广告多用俄文。

来来往往的行人中,随处可见俄罗斯人。他们多是来此采购的,也是不少人定居绥芬河从事商务。

相比那年在满洲里看到的,感觉这里的俄罗斯人少了点。原来,近年卢布贬值,来串门购物的邻居明显减少。

据说,许多当地人都会来上几句俄语。一时兴至,也拦下一位俄国人,跟他学说“你好”。试着颤抖着喉咙,费劲地吐出“皮的爱物”。呵,总也说不像,好难啊!

街道上有不少俄货商店。店家的商品大同小异,大多是巧克力、糖果、蛋糕、鱼肉罐头、望远镜、皮货之类的。一看价格,确实便宜。

“老毛子的东西不会假”,一听商家鼓动,一向束手束脚的我也忍不住手痒:买买买,打包!快递!

矗立在街心公园的一座纪念碑吸引了我们的目光。近前一看,原来是为纪念一位被誉为“和平天使”的女子嘎丽娅所建。后从当地博物馆的介绍中了解到,嘎丽娅是位出生于绥芬河的17岁中俄混血少女。1945年8月,绥芬河城区被苏军攻克,但天长山要塞内的日军还在顽抗,苏军几次攻击未果,伤亡不少。嘎丽娅会说日语,红军让她当翻译,跟他们上山去劝降日军。她随同4名苏联士兵深入虎穴去劝降。结果日军开枪,将同去的苏军打死,嘎丽娅被拖进山洞。

山下的苏军等了一晚不见人下来,知道坏事了,于是下令炮轰。8月15日,终将要塞攻克。

硝烟散去后,人们在山上只找到了嘎丽娅的红头巾,却一直没找到人。

为纪念着“和平使者”嘎丽娅,时隔60年,绥芬河市在公园里树立起了纪念碑,上面有一尊俄国人设计的青铜塑像。

抬头仰望,只见嘎丽娅挥舞着妈妈留给她的花头巾远去。

碑座上,有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亲笔信:俄中友谊就是相互理解、信任。我们将铭记过去,展望未来。

在前往牡丹江市的火车上,窗外掠过的绥芬河森林、田野、村舍,那样的柔美,让我忍不住在动荡的车厢内取出相机,隔着玻璃猛按快门。呵,东北大地,处处都有好风景!



日期归档